学车就找猪兼强?驾考机构欠租欠薪,总部人去楼空,3万人无处学车

每经记者 杨弃非 每经编纂 郑直 

“学车就找猪兼强!”

2019年8月著名互联网驾考品牌“猪兼强”被曝出客户退款、学员流失、分公司员工大量辞职,如今“猪兼强”危机进一步发酵,目前其位于广州市天河区的总部已经人去楼空,且拖欠房租。目前已有多名学员、公司员工对其发起诉讼,请求赔偿学费丧失及拖欠工资等。

据界面消息近日报道,数十名猪兼强驾校原员工来到广州市天河区国民法院,其中三位员工代表向法院提交了破产申请,盼望通过破产后的财产变卖拿回自己被拖欠的工资。而目前广州地域至少有3万名学员无处学车。

6月17日,每日经济消息(微信号:nbdnews)记者来到猪兼强注册地(总部)懂得到,2019年10月前后,公司已经从该办公地撤离,猪兼强在撤离前没有结清房租,但物管处无法与公司取得接洽。

6月17日,猪兼强总部已经人去楼空 图片起源:每经记者 方京玉 摄

危机连续发酵

2019年8月前后,“猪兼强”深圳分公司首先被曝出客户退款难等问题。当时有学员称,其在2019年4月通过电商渠道报名,但直到2019年7月底仍然没拿到注册流水号。而在正常情形下,在深圳学车的学员最迟一个月就能拿到注册流水号。

当时“猪兼强”品牌中心相干负责人向记者承认,公司遇到资金链危机,是因公司与一个主要合作伙伴发生法律纠纷,公司4000万元资金被冻结,直接导致公司没有费用给学员申请流水号,也很难敷衍后续连锁发生的“退款潮”。但该负责人同时向记者表现,公司正在调集总公司和其他分公司的资源进行陆续处置,争夺解决资金问题,让学员在30个工作日左右收到钱。

但是后续情形并没有依照上述负责人所预期的方向发展。与2019年8月相比,目前“猪兼强”的情形显明恶化。

据界面消息报道,6月10日,数十名猪兼强驾校原员工来到广州市天河区国民法院,其中三位代表向法院提交了破产申请,盼望通过破产后的财产变卖拿回自己被拖欠的工资。据介绍,有教练称从2019年3月份开端就没有收到工资,后来又工作了半年,直到9月份分开也没有拿到工资。

危机发酵至今,去年“猪兼强”作出的“在2~3个月之间解决深圳分公司危机”的许诺已化为泡影。公司无法兑现许诺的原因是什么?是否又在后期遇到了其他艰苦?就上述问题,每日经济消息(微信号:nbdnews)记者微信接洽了前述负责人,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。

拖欠房租、人去楼空

“猪兼强”公司注册信息为“广东猪兼强互联网科技有限公司”,注册位置于广州市天河区某产业园区内。启信宝信息显示,猪兼强法定代表人、大股东、董事长均为陈志林,持股比例29.34%。目前猪兼强下属有深圳猪兼强互联网科技有限公司、杭州猪兼强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等十余家子公司。

6月17日,每日经济消息(微信号:nbdnews)记者来到猪兼强注册地(总部)看到,本来盘踞一整层楼的猪兼强总部已人去楼空,办公物质、品牌标识等全体被撤走。园区物管人员告知记者,猪兼强于2019年10月前后搬走,由于搬走后一直还有维权学员上门,所以物管在2019年10月5日张贴公告发布,猪兼强已经撤离。目前上述2270平方米办公区正在重新招租。

“从去年开端就拖欠我们房租了,具体金额暂时不明白,但是现在没有措施和他们取得接洽。”上述物管人员告知记者。

“猪兼强”成立于2014年,重要市场位于广州和深圳,此外在上海、武汉也设有分公司,累计招收学员20万人左右,截至2019年8月,在培学员人数约为7万人。2016年~2018年,猪兼强完成了三轮融资,前两轮融资共计1.55亿元。

但是以“猪兼强”从2019年至今不断恶化的情形来看,这一此前的明星驾考品牌能否度过这一危机值得猜忌。广东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此前颁布了2020年第一批用人单位重大劳动保障违法行动,其中“猪兼强”深圳分公司因拖欠138名劳动者2019年9月~11月工资约100.01万元,涉嫌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而上榜。

此外,猪兼强从2019年8月开端因涉及劳务仲裁,陆续被广州市天河区国民法院、广州市海珠区国民法院列为失信被履行人,具体情况为“有实行才能而拒不实行生效法律文书断定任务”。

记者|杨弃非 编纂|郑直 肖勇 王嘉琦


新浪财经大众号

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,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(sinafinance)